•    她沒死,她還沒死,這就說明他昨天晚上沒有殺她。

        這是他第一次變成血煞魔鬼之后沒有殺掉身邊的人,奇跡,真是奇跡。

    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月聽靈一開始還沒能適應,喉嚨難受的干咳著,一咳就扯動手臂上的傷,痛得她直鄒眉頭,更難受了。

        看到她如此的痛苦,他心疼不已,輕抱著她,自責道:“靈兒,是不是我傷了你?”

        就算不是,她也是因為他才受傷,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   她沒死,她還沒死,這就說明他昨天晚上沒有殺她。

        這是他第一次變成血煞魔鬼之后沒有殺掉身邊的人,奇跡,真是奇跡。

    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月聽靈一開始還沒能適應,喉嚨難受的干咳著,一咳就扯動手臂上的傷,痛得她直鄒眉頭,更難受了。

        看到她如此的痛苦,他心疼不已,輕抱著她,自責道:“靈兒,是不是我傷了你?”

        就算不是,她也是因為他才受傷,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